groundwork institute
home projects bulletin board links who are we contact



襄地鼠和我

我怎样学习接近自然



     多年来, 我发展了一个关于人类,自然和我所喜爱的物质环境观点。我把自己和人类看成是自然环境中的一部份。不是在其之上。不能与其分开。我将很愿意成为自然世界中具有建设性的,通力合作的,和谐的一部分。我寻找着能与存在的自然,动物,植物和土地更加接近的方法,就像我与我的妻子,孩子,邻居和周围的人保持着良好的关系。

     几年前,我发现了一块能购买的,距离伯克利仅 10 分钟路程的土地。我现在就有了一个非常好的,可以为我的家人在乡建房子的机会。我将会非常激动,因为我将与田地住得很近,并将与在和谐融洽的自然环境中工作。这是我生命的哲学和目标。

     我们确定了房子的位置,可以使房子面对一个大面积的田地。田地已经被以前的主人划分得相当的凌乱。我们依据自然的地形重新划分了田地,并且种植了本地的草种。(比较有趣的是以前野生在这里达 200 余年的草并不是本地的草种。它们是被曾经在加利福尼亚大部分地区放牧的农场主引进过来的。)

      我喜欢把这块地恢复到自然的状态。我们将让野生植物自然生长,并成为围绕房子的景观的一部分,同时让绵羊,山羊或者马来修剪它。当然,当我们种植草种的时候,地里只有泥土和种子。我们为它们浇水以便使新种子发芽。(更正确的是应该在冬季播种,让雨水替我们浇灌种子发芽,但是我们想现在就得到我们的草坪。我们也想要在大雨季来临之前有一些地面覆盖物。)
     我看着平坦的有层次的田地,发现了几个泥土堆竖立在上面。襄地鼠已经开始挖洞,并在洞口留下小堆的泥土。襄地鼠和它洞口的土堆都很小,所以我没有过多的去向它们。转天又多了一些。然后继续增加。哪里有小土堆,哪里的种子就没有发芽,草也没有成长。它们只是小小的动物,所以我想应该没事的。但是几个月后,整个的田地里看起来都是襄地鼠的土堆,而且没有草。我们不得不销毁整个的草坪。

     我有些气馁并且非常生气。我想我应该杀掉那些小小的襄地鼠。但是那样的话就会有悖于我的与自然和睦相处的想法。


      我在田间行走,看着那些小小的土堆。它们很令人惊奇。土堆是由完全和襄地鼠的爪子大小相同的土块堆成的。这种土方工程甚至比任何一位园艺师想象的要好得多。等等,我想,这些家伙应该能帮助我。当然,它们并不做所有的全部工作。我还要做我自己的那部分。我把成堆的土摊开,以至于它们不会伤害到草。我捡起襄地鼠从地下挖出的石头,走进了房间。转天我出来,那里有了更多的小土堆。我摊开了它们,并且拿走了石子。我们一起种植。襄地鼠在做它们的工作,而我在做我自己的工作。


     土地变得更加松软和肥沃。襄地鼠从下面耕种它,翻开土壤,让空气进入,搅动土壤上层的有机物,并把石头挖出来。

     所有的草都是野生的,但是靠近餐厅的一部分,我按惯例修剪成了平滑的草坪。当以前的主人平整这块地的时候,他移去了表层的土壤,所有剩下的都是坚硬的,像石头的底层土。当我播种的时候,我没有钱和精力来耕种它,所以我只在硬土的表面播种了草种。当然,现在我对此非常后悔。草会在这种浅浅的岩石般的土壤中生长吗?当草种播种后又怎样来耕种它呢?但是我的助手正在做这件事。和大多数的园艺工相比,它们更能真正的草坪下面,使土壤变得更深,松软,蓬松,而且在谷物中进行筛选。我的草长得很旺盛。整个田地都在生长。以往岩石般坚硬的土壤,变得松软,深厚,易吸收而且肥沃。

     襄地鼠成了我的好朋友,我的助手。我所要做的就是我那部分。我非常感谢襄地鼠在那里帮助我。它们一直不知疲倦,并且小心翼翼的。当然有的时候,我也希望它们能休息一天(但是它们从不)。我的园子生长的很茂盛,我很喜爱它们。

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的妻子开始阅读并挖苦我,襄地鼠和我?她问道,你是作者她问话的方式使我意识到我应该在结尾写明:



哈克 . 罗瑞克, 作者


1998


主页 项目 留言簿 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